诗歌散文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万里挑一

万里挑一

作者: 魏得强2019年03月27日来源: 农村大众短篇散文

老孙头大学毕业的儿子领回来一位城里的对象,羡慕煞了村里人。谁说读书没有用?老孙头的儿子就是榜样。

要说老孙头的准儿媳,那可是没得挑。高挑的个子,细皮嫩肉,说起话来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连名字都洋洋气气的,叫陈染染。但老孙头却很悲观,傻儿子哟,城里的媳妇,那是咱养得起的吗?不要说人,现在,就是城里的一条小狗送给咱,咱也养不起。

老孙头心里装着家里的账本儿。儿子上大学那几年,自己和老伴儿全靠几亩庄稼地,硬撑了过来。如今种田机械化,家家都是拖拉机,方便得很,只有老孙头家里,最好档次的农具还是一辆十几年前的架子车。

愁归愁,儿子的婚事老孙头当不了家,两个年轻人黏糊着呢。这不,姑娘见了老孙头不再叫“叔”,爸爸长爸爸短地都叫上了。而且说好了,两人刚参加工作,婚事从简。房子两个人按揭想办法。不过对方亲家说了,你儿子娶我姑娘,这可是万里挑一,这见面礼可不能少。

亲家说得有道理,这些年农村也有这个风俗,结婚之前,男方家长要给未来的媳妇见面礼,一万零一元。那意思很明显,万里挑一嘛!

老孙头只好撕破了脸皮,把亲戚家借了个遍。可借来的钱数来数去,只有八千块。老婆子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老孙头对着破电视干瞪了一会儿,忽然狡黠地笑了,对老婆子说:“就这八千元,拿红布一包,亲家总不能当面数一数吧,等混过了这一关,我以后补上就是了。”老伴儿一听也不哭了,唉,走一步算一步吧,看以后谁家还让儿子考大学去?

终于捱到“见面”这天,两家人喜气洋洋地坐到了一起,儿媳妇陈染染给未来的公公买了一个手机,为未来的婆婆买了一副玉镯。老孙头勉强带笑,颤巍巍地把一个红布包塞给陈染染说:“这是你妈和我的心意,你收下吧。”不想,陈染染接过红布包,当着众人的面,大方地把布包打开了,很认真地说:“我听孙康说了,我们结婚见面礼的规矩是一万零一元,对吧,爸爸?”老孙头一听,脸“刷”地由红变紫了。都说城里的姑娘有涵养,想不到一点风度都没有。老孙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硬着头皮说:“是这样的,你自己数一数吧。”看到老孙头的表情,儿子孙康不知原因,以为老爸真的高兴呢,对陈染染说:“钱不多,取个吉祥。”

陈染染一层一层把布包打开,一沓钱赫然在目,那是老孙头托村里信贷员专门换的新钞票。只见陈染染把最上面的一张一元钱小心地放进了自己口袋,把剩下的钱又重新包好,放在了老孙头手里。

“糟了。”老孙头眼前一黑。模糊中听到儿媳妇说,“爸,这一万,您留下,这一元呀,我拿走了。我这是万里挑一呢。”

拿着手中的红布包,老孙头恍若梦中,脸色又由紫变成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