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蝴蝶梦

蝴蝶梦

作者: 徐堂忠2019年06月27日来源: 郴州日报优美散文

绕过花丛,一只蝶儿飞在头上,深深浅浅的斑纹,扇形的翅膀,阳光撒在上面,镀一层银光,玲珑雅致。蝶儿有几分透明,迷幻,飘缈,翅膀颤动,欲停花朵摇曳的枝头,忽地,春风袭来,蝶儿乍惊,骤敛的翅儿忽地张开,一扑扇,悠悠,飞进我的书中……

偶有一天,我翻开书,那枚蝴蝶静静地卧在书页之间,颜色已变淡变浅,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睡了。睡过春夏,睡过秋冬,漫漫岁月,花草不知,风雨不知,也许它还在做梦,梦中飞过那丛花,掠过那阵风。闻到花的香,又浸着缕缕书墨的味道,梦里沉沉,再不愿醒来。我轻轻地拈起这美丽的生命,星星点点银色的粉末簌簌落下,沾在手上,滴在书上,涩涩地,粘粘地,心底竟闪过一抹苍凉。时光就这样将美丽碾成尘埃?生命就这样经不起时光的流逝?

我的蝴蝶飞舞在夏天,翩然于牵牛花上,满山的绿色覆盖了我的童年,蝴蝶成了我儿时快乐的象征。童年,没有玩具,我徜徉在自然中,趴在草丛中捉蟋蟀,爬到松树上掏鸟巢,在冰封的田野上拉耙犁,钻进果园偷梨吃,闹得童年一片喧嚣。我记得我小时候住的是盖杉皮的土坯房,几家相连。屋后辟有一片菜地,用竹片围成篱笆,然后种上辣椒、茄子、豆角等蔬菜。夏天的时候,院子里扑楞楞地拱满绿色,豆角苗缠在竹篱笆上,让篱笆披上绿装,豆角坠在叶间,像一弯弯绿色的月牙。俏皮的牵牛花从叶间探出一只只小喇叭,粉的、红的、紫色的,争奇斗艳,嘟嘟地和蝴蝶、蜻蜓絮语着。我童年的快乐就是从这儿开始,然后延伸出去。于是山沟沟里荡起了我无邪的笑声。有一天,一个人倦倦地,院子里翻飞着蝴蝶,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伸手欲捏住停在叶片上的小精灵。忽地一阵风过,叶儿打了个冷颤,前后摆动,蝴蝶一惊,振翅飞去。仰头看时,天上正有白云悠悠地游动,而蝴蝶衬在白云下,飞着、舞着。蝴蝶的舞姿曼妙轻柔,云儿不禁驻足,云丝乱飞,和着蝴蝶起舞。于是,一幅画面定格在童年的画纸上,长大以后,我也时常用想像去涂抹它,蝶舞蜂飞,幻似一个美丽而遥远的梦。

岁月匆匆,那个梦也渐渐地淡了,远了。如果没见到那一丛丛菊花,我不会重回梦中。在我们这个小城的广场上,排放着一盆盆菊花,蔚成一片花的世界,黄的、白的,深深浅浅、浓浓淡淡,铺成了一街美丽动人的诗。晨起散步,穿行其间,花香扑鼻。蓦然,我看到一只蝴蝶在花丛中飞舞,从这朵花跳到那朵花,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翅膀。秋天的蝴蝶本来就不多了,这小小的淡黄的蝶儿也有些瑟缩,在一大片云似的花上舞蹈,战战兢兢,怕踩醒了花儿的梦。我有些愕然,小小的生灵如此地珍惜这美丽的大自然,而我们呢,为了附庸风雅,折花插瓶,装饰了自己的屋子,却留一段遗憾在阳光下。毕竟花草树木的根在泥土里,离开大地的滋润,它们就不会鲜活。我将感受说与游人听,他们竟笑我又痴又傻,花开花落关你何事?我缄口,他们怎知我儿时的蝴蝶梦?

那只可爱的蝴蝶飞走了,当我又回到广场漫步的时候,蝶儿已不见踪影。那一丛丛菊花搬走了,花儿没了,草儿黄了,蝶儿还会来舞吗?

终于,我和蝴蝶相遇了,在全城豪华的那家商场,我看到了蝴蝶。一只只美丽的精灵框在一个个精致的木架中,蓝色的、褐色的、粉色的,粘在白白的纸上,张开翅膀,向商场的顾客眩示着,但我总感觉这美丽有丝丝清冷,显得苍白和空洞。蝴蝶离开了一丛丛绿色,一簇簇花朵,它还会翩翩起舞吗?失掉了生命的活力,舍离了清新的自然,蝴蝶只能是一具呆滞干枯的标本。

蝴蝶飞在古典文学中,就是爱情的化身。梁祝化碟比翼双飞,穿越漫漫时空,遂成千古绝唱。天上飞翔着无数的鸟儿虫儿,为何蝴蝶独独成为爱情的比喻?我想,蝴蝶由蛹蜕化为一只美丽的昆虫,其间一定演绎了浪漫的情节,要不怎能振翼与花儿起舞?与云儿共飞?所以,漫天飞舞的蝴蝶承载了恋人的深情和执着,从古到今,一直流传着优美动人的爱情故事。虽然岁月如梭,但那分古典情韵的爱情传说却深深地扎根在一代代老百姓的心坎里。

如果蝴蝶飞在艺术空间里,想象就应该是这只蝴蝶吧。它把人带到心无旁鹜自由游弋的天地,尽情飞舞,挥洒创作的灵感与热情,构织成一段精彩的文字,描绘一幅绝妙的画卷,飞舞之间,身心会享受到无比的愉悦。此时,如庄周梦蝶,分不清、辩不明,人乎?蝶乎?情境已通,心有灵犀,那该是怎样的惬意呢?

合上书页,那枚蝴蝶静静地躺在书香里,就让它做一个好梦吧!花开的季节,我期盼着窗下飞来一群蝴蝶,舞在花间,舞上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