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母亲的愿望

母亲的愿望

作者: 李滨芝2019年03月24日情感散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地发现母亲真的老了,岁月染白了她的头发,皱纹也深深地镌刻在她的脸上。忽然有一天,母亲对我开口说:“小朋,娘年纪大了,你有时间带着娘出去转转吧!”

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辈子不曾走出去过,走得最远也不过是从一个县区到另一个县区。我答应她等有时间我带着她出去旅游,见见世面。母亲见我答应了,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脸颊上绽起了两朵桃花。

然而,答应陪母亲出去旅游的想法因为我的忙碌搁浅了。每次回家,母亲见到我都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是想问出去旅游的事,可是我竟装作不知道混过去了。我隐约看到母亲望着我从家离开时眼里泪花打转。

后来,有一次过年,母亲在吃饭的时候提议,以后每年照一张全家福,我心想现在照相方便,手机就可以,便答应了母亲。我也知道母亲这样做是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想趁着父亲身体尚可的时候多留些念想。

可是这件事到最后也流产了,原因是那年过后,人从来没有全过,固执的父亲坚持人都在的时候再拍。母亲拗不过父亲,照全家福这件事便再没有人提起。我知道母亲是多么失望与难过。

再后来,母亲说我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最好也不过一个月打几次电话,母亲说想孙子,很想很想,希望我们能多回家看看。我知道,再好的理由也搪塞不了,面对母亲的乞求,我竟无语凝噎。

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开车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家看望父母。父亲还是老样子,然而母亲确乎是老得不像样子了,我竟感觉有好几年未曾见过她一样,我的心里涩涩的。母亲得知我们要来,特地做了一桌子好饭,但我却尝不出先前的美味了。

那次从家回来,母亲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母亲声音有些哽咽,她说她最近胃口不好,夜里常常一有动静便失眠,腿脚也痛,眼也不好用,怕是要走在我父亲的前头。我一面劝她不要乱想,一面却在暗暗地抹着眼泪。

有好几个晚上,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我的脑海里总是闪过母亲的模样和她电话里说过的话。我倏地想起小时候母亲对我总是百依百顺,有时甚至对于那些无理的要求母亲也总是尽力地满足我。有一次就因为我想吃脆果子,母亲竟骑行了近二十公里跑到别的县区的集市给我买来。脑海里一件件儿时的事情打开了我泪水的阀门,我的泪腺早已饱满,我裹着被子大哭了起来。

古人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苦短,况且父母已至暮年。母亲的愿望简单而又朴素,而我却从未在意,总是以各种理由来推辞,我甚至想到当父母突然不在时无处尽孝的悲苦。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有如椎心般疼痛,我决心要实现母亲的愿望,多带父母出去走走,多给父母拍些照片,多回家看看父母。也许现在尽孝还不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