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李府断想

李府断想

作者: 周玉玲2019年08月29日现代散文

春分时分,正是仲春好时节。偷得浮生半日闲,去看看李府。合肥人所称李府即李鸿章故居,建于19世纪末,是晚清军政大臣“万代公候”李鸿章的家宅,位于合肥市淮河路繁华的步行街中段,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合肥的“钟鼎世家”,当年李家住宅群规模很大,气势恢弘。“李府半条街“一说令人不由想起《红楼梦》中的宁荣二府。李府百年变迁,历经沧海桑田,1997年10月,李鸿章故居按照专家的设计方案进行修复、补齐、复原。

李府自南向北有五进之多,依次为大门、过厅、中厅以及内眷所住的走马楼。在故居前厅,布置了“李鸿章生平展”,大量珍贵的图片与实物,无声地展示着李鸿章“少年科举,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那风云际会的一生。

中厅和小姐楼采用复原陈列的形式展现了李家接待客人和家眷们的日常起居生活情况,古色古香的故居具有明显的江淮官宅特点,它布局整齐,结构严谨,虽雕梁画栋,却“华而不奢,贵而不糜”。每进间的庭院东西两面没有曲水,也没有回廊,使得每一进之间那么直截了当,没有多少回旋。虽然东侧另有高敞气派贯通前后的走道,但如果每一进院子两侧带廊,岂不是更悠闲诗意吗?也许是庐州工匠崇尚实用,也许是江淮物力有限,也许是李鸿章鸿图出将入相,根本无意在宅院上过于用心吧。

曾见过这样一幅李鸿章手书影印件:“心安草屋稳,性定菜根香,世事静方见,人情淡始长。”可在李府众多的李中堂手迹中没有看到,大约这淡泊心志原本就是封建文人说说而已的。确实,看到有关李鸿章仅仅因为爱才心切,将掌上明珠般的孙女许配给暴戾乖张并已经结过三次婚的大烟鬼张佩纶,感到难以理解,似乎是心肠太硬。中堂大人有巨多的事要考虑、应对、筹划和安排,就以爱才为由随意安排了孙女吧。

东面的“淮系集团与中国近代化”史料陈列馆,则是在丰富李鸿章生平展的基础上开放的,充分揭示了这个晚清历史上最具影响力和实力的集团——以李鸿章为灵魂的淮系集团,对近代军事、经济、文化以及国防方面所作出的突出贡献。开展以来吸引了大批游客,和我一同在其中的,除本地人之外,还有一个团队大约来自广东,团员都说着难懂的粤语。他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说安徽为什么会出李鸿章这样的人?

走过一幅幅照片,掠过一页页历史。不想看他组建的军队以及上学时就熟知却不忍卒读的海战。有人会因失败而丧胆,有人却会被失败点燃热血。作为合肥人,最振奋的是他被视为中国开放第一人,兴办洋务运动,第一个把电报引入中国,在天津办起电报总局大楼,废除了延续几千年的驿递制度;主持修建了中国第一条自建铁路,尽管这条从唐山到胥各庄的唐胥铁路全长只有11公里。当然,他又自嘲为“清廷裱糊匠”,被称为“卖国贼”,代表清政府签订了《辛丑条约》等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功过是非,众说纷纭。毛泽东评价他“水浅而舟大”,梁启超在为他撰写的传记中说:“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如今史学界对李鸿章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以李鸿章为领袖的洋务派是中国工业革命的先驱,而他本人则堪称推动中国近代化的第一人。

选拔睿智赴欧美学习,培育年轻一代的工业化思维,李鸿章在培养新式人才,创办新式工业,推动中国全面近代化,开启民智等多方面的成绩决不是一场战争的失利就否定得了的。记得曾看过一篇随笔,说李鸿章和一班随员在一起,这些人形形色色,当然也有研究军事现代科技的留洋人物。在宏论中,李鸿章怎么也不明白抛物线的原理。虽万般解释,可没学过物理的李大人仍然不得要领。这时李鸿章起身如厕,随员灵机一动,说中堂大人撒出的尿就是抛物线呀。李鸿章哈哈大笑,说:果然是“道在屎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