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酒”过三巡

“酒”过三巡

作者: 田云2019年01月06日来源: 荆州日报短篇散文

“感谢!非常感谢!”大家异口同声着,将满满的酒杯举向大圆桌的中心,如果不是站起身来,隔着这大盆鲜花,远远地,从桌子这头是很难看清对面人的脸的。

“干杯!”啤酒的泡沫顺着手指,缓缓溢向正在转动的各色煎炸烹煮上。按小城常规,这便是一场宴请的开场剪彩仪式了,接下来依次进行的,该是从东家开始左手提壶右手举杯,带头绕场一周来回敬酒了。

每个人如此兴高采烈,如此笑颜如花,在如此热烈的气氛中,我不得不配合上自己如此的夸张笑容,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嘴中念念有词地进行着自己的绕场一周。

再次坐下时,我默默地计算着,20人的大圆桌,如果我向每位敬一次酒,别人再回敬我一次,加上男的敬女的,老的敬少的,白的敬啤的,啤的敬红的,红的敬彩的……我是该用20乘以1?还是该20乘以20?恍惚中,只是知道,这起立坐下的机械动作是我自始至终必须要做的。

身旁,人头如赶集般攒动。站起的,坐下的,端着酒杯穿梭其间的,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情绪在热烈中继续高涨着,欢声笑语如江水一浪高过一浪,为了让自己的喜悦更贴切现场气氛,大家不得不再次加大自己的音量,反复重复着感谢的话题,努力热闹着……

突然,一个唾沫星子还是一粒菜渣?以一个漂亮的弧线向我飞来,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有力地落在了我的脸上,这颗让我惊讶的一小粒,的确让我有些尴尬起来,面对着兴趣正浓的说者,我只能选择若无其事地轻轻一抹,然后继续饶有兴趣地点头附和,偶尔抬头,时不时会看到一些颗粒状的物体在空中飞舞着,慢慢落进菜盘。

倒了半瓶啤酒的火锅又开始吱吱响了,我那冒着热气的酒杯已经没了温度。终于圆杯了,大家齐刷刷地再次起立说了谢谢。饭吃完了,我随手抹了抹眼角挤出的细纹,真的,谢谢了,外面空气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