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文章阅读 > 人生感悟 > 看一盆杜鹃枯萎

看一盆杜鹃枯萎

2012年07月07日人生感悟

画案临窗,案头置一盆杜鹃花,是妻去年初春时节买的,那时,它刚怯生生地开了一朵花,枝叶稀疏,单薄的样子,让人不由生一丝怜悯来。不知道它为何有着人或鸟的名字,有种传说,它红颜如血的花是相思的杜鹃啼血化成。

在我们的用心伺弄下,这杜鹃花愈长愈旺,一派蓬勃之势,抽枝吐叶孕苞绽蕾,层次丰富质感酣厚起来,仿佛要报答我每天有意无意地看望,忘了季节不知疲倦地怒放。当朝阳入窗,映照一度红肥绿瘦的杜鹃,想到那一脍炙人口的诗句:”日出江花红胜火”,这是“日出窗花红胜火”啊。

即便时令进入深秋,窗外落木萧萧下,我的杜鹃也依然青枝绿叶,仍有恋恋不舍的三两朵花轻摇浅笑;寒冬至时,某日纷飞的大雪做了背景,它更绿得深沉,并顽强地生出几粒花骨朵,那开裂的缝隙露出惊艳的一线红,犹如红唇一般欲说还羞。来画室的客人都说这花好啊。

无论怎样的好终有尽时,我心里知道,只是没想到它会谢幕在不该剧终的时候。又经一春的繁华似锦,花渐落尽,又赶场似地新生一轮如繁星的花蕾。妻常有些怜惜地说都替它觉得累,花就不能省着开吗?它终于显出了前所未有的倦意,那些花蕾已无力再绽放,也不再抽出嫩绿的新叶,初夏,花蕾恹恹地落了一颗,拉开了衰落的序曲,继之,花蕾们次第失去水灵样,叶片失去光泽,象蒙尘一般。这等异样出乎意料,不明原由,无法挽救,一切措施都似病急乱投医般无用,不见有丝毫起色,它真的要寿终正寝了吗?在所有花木都正趋蓊郁之时。妻说:“它可能真累了”。

它还有梦吗?这近乎我的奢望,从那般嫣然变作这般恹然,使我不忍于宣纸上描摹它现时的疲态。但我要看着它一天天黯然枯萎,花叶逐日失色,皱纹日多日凌乱如揉皱的破布,盆脚落满它的零碎,象一场遗弃象遗言。丹青更多时候把情愫留给事物的青葱岁月,不厌其烦地描绘,合情合理。

无缘无故的阳光仍照耀如故,而对无可逆转的衰亡不过是徒劳,露骨的衰亡卸下所有欲望的皮相,它放弃了生活。看它枯萎的过程无声无息,一如寂静的画者,内心的波澜无人看见。我仍执着画笔东寻西找左冲右突,无非是追索生活的理由,抵御宿命的惶恐或者每有安逸时争先而起的哀愁。

看一盆杜鹃的枯萎,难免琐碎,大气的人会笑我,我于私心里狡辩,因了琐屑,生活才有质感,才不空洞。朋友来了看到它的架子说:它以前多好看呵,有时,无尽的话题就从它说起。这是它的意义吗,或许是吧。

某夜,我的梦里一只杜鹃翩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