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文章阅读 > 人生感悟 > 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

2012年10月20日人生感悟

晨时,淡淡的闲暇拖沓着步伐,变换着的心情,以及不变的,是灿烂极致的天。还是寂寞,等不到那般雨色的蓝,和单薄的白。假想的美,只适合存在淡香的笔与纸间谈笑说情。听见,左耳与右耳,吹过的,是晚秋和缓的风,甩开的衣袖中,如同装饰着一段难堪,季节的憧憬幻成幽怨。轻轻看着,那整齐队列着的学生,当初一样,肆无忌惮的骄傲以及携来的煎熬。阳光的普照下,安静走进开放的图书馆。正对门的小房间,依旧不改的去处。

正对门驻足,然后左拐,隧道直走,倒数第三排,最近痴迷的书籍。名人的历史,透过正经的新闻或者有趣的轶事,在我的眼皮下泛光,融入神经,接着在心底代接一滴一点的警悟。于是,再往右,寻找,一如既往地简单,遇见封皮欣赏的文集,也不再有兴致去翻。

那个女子,多年前早已听说过的芳名,崇拜过,傻傻痴情。纵然一跃,忘了是什么时候。此刻接着,濡染重温,突然辛酸非常,痛宰肌理。学着想要反省,殊不知痛痒难安。那些年,自己遇到过的大雨,遇到过的伤,比拟之下,不足道惜,而说过的勇敢呢,仿佛也只是在为自己的哀鸣。

最后,只好忍心释然,释然自己的渺小与平庸,以及断行之间里遗留的伤感。接着,庆幸,像这样的现在,有在认真地阅完。

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本该好好成长的时光,却要承担那么多,事实上根本经不起的摧残。即便如此,原来出生起,便已是注定。于是,上演了一场场被抛弃的悲惨,一幕幕愈合不了的惆怅,终于,在病痛的纠缠中声嘶力竭,终于选择在大把大把的药片中,被迫催眠不再醒来。

即使,很多人说,她总是过于张扬,过于狂野,过于艳俗。按道理,就是进不了市场的高端。可是,谁又不知,那个年代,只靠道理,结局会怎样凄凉。于是,不停艰辛,不停努力,终究还是靠着胸大无脑的形象在片段里游走才可以博得众人的喜欢。

可是,多少人知,她只是当初那个娇弱的诺玛·珍妮,那个在孤儿院里渴望家庭的孩子,依旧是那个用尽一生一世,却只想获得温暖与阳光的女子。兴许,上帝是比较仁慈的,生命濒临绝望,遇见乔和辛纳屈。很庆幸,很感动,不知缘由,也不想深究,只是喜欢,这样子突然心动,这样子不顾世俗的感情,似乎就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