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十月繁华人寥落

十月繁华人寥落

作者: 梦若桃李一帘秋霁2013年11月25日情感文章

似乎女孩子少有偏爱武侠的吧,我却对其情有独钟。早就听闻,金庸是侠客,古龙是浪子。早先读武侠,无非是某种“英雄情结”,倾心于玉树临风武功盖世豪情万丈柔情似水的主人公,所以喜欢金庸、梁羽生,喜欢杨过、张丹枫,因为侠客长情,最是动人。因为迷恋,所以相信;因为深信,所以执着。然而,当我独自行走世间,遇见、相识、相知、离散,阅尽一场又一场离合悲欢,终于明白,生而为人,须得有种浪子情怀。

红尘阡陌,无非一场筵席,终有一日,曲终,灯暗,人散,尘归尘土归土。而我,又何必执着?执着如锋芒,伤人亦伤己。

东坡有诗云,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行走这些年,我心心念念汲汲追求的又是什么呢?是傲人的成绩吗?高中的时候,年级第一稳定不变,我得到了,却没有想象中快乐。你看得到我的一纸成绩,却看不到我一路的心迹。我是那样的惶恐不安,似是唯有那张成绩单才能证明我存在的价值,我怕输,怕见世人浑浊的锐利的嘲讽的目光,所以我很累。没有人可以懂我,懂我的脆弱和惶惑,所以我孤单,高处不胜寒。我冷漠、逃避、伪装,我孤傲、独立、坚强,我用全部的青春与心血换来一分之差挥别我梦寐以求的学府的结局。我怕输,却输得一败涂地。我总以为,我想要就可以得到,于是我殚精竭虑地抓取,却又瞻前顾后地害怕失去,一切只因为,太看重。

曾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对我说,你太执着却又太聪明,这两种品质在一起是不好的。年少时不解其中味,后来才渐渐懂得。执着者如若一心挂牵、只身向前,心无旁骛地追求而不顾盼他物,最终方可成功,比如《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聪慧者洞若观火而能泰然看淡,便可乐得逍遥洒脱无所束,如《京华烟云》中的姚老先生。但若聪颖者执着,便可能劳而无功,一世心累,一如《红楼梦》中的王熙凤。

假期在家看《血色浪漫》,为女主角深感遗憾。孙俪饰演的这个女孩,才貌双全、家境优渥、专一深情,却被男主角狠狠抛弃。因为痴执,所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而男主角为之牵挂一生的,是一个生性洒脱,随遇而安的普通女孩。她总说,这段路我们一起走,下个路口分道扬镳了,就好好地道一声再见。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她不执著不痴心,却牵动了他一辈子的心意。终于明白,茫茫人海,在你的生命里,我亦是行人。也许你曾为我驻足,为我侧目,却终要继续埋头赶路。而你之于我,又何尝不是?身边的位置就那么多,自然人来人往。你来,我笑靥如花;你走,我恕不相送。彼此,过客而已。

杜牧的“轻罗小扇扑流萤”,总是让我想到生命。滚滚而来历史的车辙,数不尽烟云往事。我们的生命,莫不是一粒微茫的流萤。正如《小时代》里面所说,“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母校的存在。”既然如此,生命便是跌撞的曲折,死亡便是宁静的星。那么,外公辞世的悲痛也可化作庄子的长歌当哭了吧。

佛家三境,勘破、放下、自在。走到今天,终于读懂了古龙,读懂了浪子之心。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拥有一点潇洒的浪子情怀,我们也许会走得更坦然些。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歌声不绝于耳,细细思之,似乎歌声来自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