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 文章阅读 > 心情文章 > 我爱你,不过是场荒唐的闹剧

我爱你,不过是场荒唐的闹剧

2012年09月05日心情文章

窗外,阳光晴好。 握不住的光影,总在摊开的掌心投下分明的痕,与凌乱的掌纹相重叠着。合起手,却只能触到那些安静地躺在掌心,深深浅浅的沧桑纹理,无声地昭示着注定纠结的命数。 情绪反反复复,时好时坏。开始怀疑自己,患上间歇性的失语,间歇性的失忆。忘记是谁说过,这世上有一种最幸福的病,叫做选择性失忆。可以选择,遗忘那些让自己痛苦,让自己悲伤的理由,确实很幸福。可如果某日回眸时,倏然惊觉,自己的过去,竟是空空的一片,那,又将情何以堪? 我在很用力的去记起,曾经珍存的画面,可为何我用尽力气,却只能望见模糊的断续影像,再也拼凑不齐那些过往? 原来,许许多多,依稀晃动在眼底的记忆影子,也不过是个可笑的幻觉。 梦见自己站在你的面前,低着头,轻轻地说了一句,我爱你。你只是笑笑,装作没有听到,继续向前走去,不曾理会我。于是,我偏执的对着你的背影,大声地说了句,其实,我是骗你的。看见你的背影僵了一下,停顿下来。我便不等你回身看我,就转身绝然的走开。可是我却止不住,不听话的泪水,在转身后,瞬间决堤。 醒来时,泪水还在汹涌。我缓慢而坚定的,抹去了所有的泪痕,侧过身,在黑暗中蜷缩起来,学着自己给予温暖,驱逐梦境的冰...